沼泽

那就随缘吧。

续翻<A Snake Named Voldemort> Chapter 16.1

 “我怀疑这不是纳吉尼的错,”汤姆转向哈利,径直看着他尚存的魂器。

 

 “……你是准备要怪我,是吗?”

 

汤姆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回答:“不知为何你总是犯错。”

 

哈利双臂交叉在胸前,叹了口气并且翻了个白眼摆出一副被打败的样子作为回应。

 

:主人,那个金头发和女士已经怀疑起了您的近况,:纳吉尼打破沉默,向他的主人提及。

 

 “她叫那个疯女人‘女士’……?”哈利厌恶地低声咕哝。

 

汤姆忽略哈利,为纳吉尼的话陷入沉思。:他们怎么想到的?:

 

纳吉尼扭了扭她的尾巴尖,在鳞片之下以肉眼可见的动作来伸展着她的肌肉。:我不能搞懂全部,但是那个女士曾谈到哈利波特的蛇,魔药师,还有些关于老鼠心智的事。:

 

哈利在听到虫尾巴时摆出一副怒气冲冲的表情,不过此刻还是保留了对这个男人的意见。“斯内普说他在虫尾巴试图杀了你时一忘皆空了他,然后你就消失了。贝拉特里克斯可以抵消那个魔咒吗?”

 

汤姆踱了几步。“对她来说小事一桩,但也不是那么纯熟。我认为虫尾巴未来再也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了,除非这只小老鼠烂在了墙角。”汤姆轻蔑地说。

 

哈利表情漠然地低下头。他可以假装自己为虫尾巴哀悼……但他没有。

 

当哈利再次抬起头时,汤姆带着反省的表情看着他。“过来,”他说道,“家养小精灵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

 

 “那怎么处置我们的‘客人’?”

 

汤姆毫不在意地挥挥手。“我可以保证他们去不了任何地方。”

 

汤姆离开了房间让哈利起床洗漱。当他穿戴整齐准备享用早餐时,他停下来转向纳吉尼,这条蛇还满足地呆在床上。

 

:嘿,你有给我取过外号吗,就像你给这些食死徒起的那样?:

 

纳吉尼抬起头,她黑色的双眼闪着蛇一般狡诈的光。

 

:是的……晚餐。:

 

哈利沉下脸跺着脚离开了房间。

 

-------------------------------

 

早餐之后——在过程中虽然汤姆很是气愤并强烈抗议过这并不是吃蛋糕的时间,但哈利依然强迫他吃掉了一些他做的蛋糕——汤姆和哈利来到汤姆的办公室,研究他们必须处理的那些事。汤姆打声响指,双胞胎小精灵之一立刻出现。汤姆让他再给他们带些茶来。

 

 “我觉得我好像几天没睡了。”哈利嘟囔道,尽管事实是他才起床几小时。

 

汤姆懒洋洋地在空中挥舞他的紫衫木魔杖,制造出一些无害又闪闪发光五颜六色的火星。最后他叹了口气把魔杖收起来,端起他的茶杯喝了一大口。

 

 “你的魔力核心正忙着修复你损失的魔力。这会消耗时间和能量。”

 

哈利躬身坐在他冒着热气的咖啡背前,把它吹凉然后喝了一大口。

 

 “你就不累吗?”

 

 “我从你那儿得到的魔力足够帮我快速地恢复了。我估计我的魔力核心的损耗程度不过和使用一整天的高难度咒语差不多。这样的损耗我已经习惯了,但我猜测你还没有,你还没成年呢。我从你那里拿走的魔力还不至于杀了你,不过足够让你筋疲力尽了。”汤姆,哈利注意到他甚至没有礼貌地装出感激的样子

 

 “你吸干了我。”哈利抱怨道。

 

 “你还不错,小鬼。”

 

哈利暴躁地喝了口茶。

 

-----------------------------------

 

汤姆从桌子另一边观察着哈利,为这个年轻巫师多变的表情而暗笑。

 

 “你打算怎么处置马尔福和她?”哈利还是开口了,显然,他拒绝说出贝拉特里克斯的名字。

 

汤姆琢磨着这个问题,从他发现他的两个精英下属入侵了房子之后就一直在考虑了。要处置他们很简单,如果他乐意,可以施个简单的一忘皆空甚至索命咒。他最近服用的那剂魔药还是让他有点过于疲劳了。总的来说,卢修斯还是有用的,而贝拉则非常忠诚。他并不需要对下属们保密他的新形象和新结盟,但是这必须以一种正确的方式来让他们安然接受。

 

 “我想看看先卢修斯看看对你的反应会比较明智,”他对着哈利眨眨眼将杯子放在了桌上。

 

 “啊,那个还有理智的,”哈利嘲讽道,“为何如此费心?”

 

究竟为何呢。“你不再是敌人了。”

 

哈利闻言后微笑起来,让一股暖流填满了汤姆的胸膛。梅林啊,当他遇上这个男孩时,他内心的柔软简直要令他不安。也许这是因为哈利对待他的方式与众不同,因此他也必须如此回报。他轻描淡写地带过自己的疲劳程度并不会对现状有所帮助,况且这种疲劳甚至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心理上,他也没有从濒死的体验中完全恢复过来。但他只是不在意。他对哈利的陌生情感冲破一切汹涌而来。当他第一次渐渐陷入昏迷时,他听到哈利对纳吉尼作出的承诺,那时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感受到这样的情感。在他心智的深处那黑暗的部分告诉他,哈利将会杀死他,就像他应该做的那样。当他独自醒来,魔力像鲜血从裸露的伤口里流出般四散时,这种想法让他像一只被吓坏的野兽一样愤怒。

 

但是哈利回来了,并最终救了他。汤姆是如此感激。他对哈利的情感也再难收回,这个小鬼头。

 

 “你嘴真甜,汤姆。”哈利改为取笑。汤姆则看他一眼,假装他并不想为这个评价感到开心。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哈利总结完他的情况后问道,“你和之前的外貌不同了,而且我想他还以为你目前是条蛇。”他停顿一下。“你知道,这给了我们一个找乐子的好时机。”

 

假如汤姆不是一个庄重的人,他一定已经恼怒地把头撞在桌面上。,刚刚发现哈利快要毁了他的形象了。哈利式的“乐子”通常不会出现在黑魔王的字典了。

 

带着一丝不安,汤姆问道:“容我问一下,你有什么主意?”

 

哈利端起茶杯。“他认为你是条蛇。”他喝了一口,等着汤姆开口。

 

汤姆的脸扭曲了。“然后……?”他开始急躁起来。

 

 “你……是一条蛇,而我是你的主人。”

 

 “说重点,波特。”

 

哈利摆出一副挫败的表情,又一次放下他的茶杯。“如果我带着一条眼镜蛇而他认为那是你,这会很好玩的。想象一下他对着一条蛇鞠躬并称呼它‘我的主人’的样子。”

 

 “唔,是的,真滑稽。”汤姆干巴巴地回答。

 

 “你不会让我这么干,是吗?”

 

 “不会。”他宁愿他的追随者们不要发觉他还被禁锢在一个平凡的动物躯壳里,寻求哈利波特的帮助并受他支配,不论这是多么短的一段时间。发觉这一点的人,一个卢修斯就足够了,汤姆决不愿意加深这种想法。他感到自己一侧的眉毛抬起,“我恐怕卢修斯马尔福承受不了这些惊吓了。”

 

哈利做了个鬼脸。“梅林一定是把这个贵族的神经造得太敏感脆弱了。随你吧,但不要指望我对他,或者贝拉特里克斯态度礼貌。”

 

汤姆发觉现下的情景极度讽刺。“哦,别这样哈利,难道我不比他们更糟?看看你现在和我相处得多好。”汤姆的语气意有所指,不仅是在说他们的政治联盟。哈利的双颊和脖子慢慢涨红,令汤姆的眼睛闪闪发光。这番景象简直诱人到荒谬的程度。而当哈利说出:“你让我感兴趣。”时,汤姆需要使尽全力来克制自己坐着而不上前搞清楚哈利的脖子究竟有多烫。毕竟哈利并不经常脸红。

 

当然,也不能说他从没有被哈利吸引过,如果杀欲也能算作“吸引”的话。以前他想杀了波特,而现在却想吻他。

 

事情改变了那么多。杀欲变成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欲望。汤姆心中被压抑着的原始的部分驱使他用尽所有办法让哈利属于他,让哈利渴望他,让他予取予求。哈利已经以一种前所未见的形式属于汤姆,但这只让他想要让这种联系更为紧密。

 

在他思索的当下,他回忆起以前曾模糊地瞥过几眼哈利的身体(有时并不能算是瞥见)。他不如汤姆那么高,但比例良好。身处的险境和魁地奇显然让他受益良多。汤姆很久以前便无视了麻瓜以及所有一切人际关系,撇清了与麻瓜的关系和与他们类似的思维,这让他再也没考虑过任何男女关系。

 

 “汤姆?”

 

哈利呼唤他的声音让汤姆从自己思绪中回过神,他这才发现他的双眼一直盯着这个年轻人。他把头转向一边。

 

 “准备好了吗?”

 

----------------------

 

这一章好长_(:з」∠)_

 

先发一小点,下一次更新等我攒满4000字原文。

 

因为写完东西不喜欢检查,如果有错欢迎来pia~

 

 

评论(4)

热度(64)